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波斯妖姬
波斯妖姬

波斯妖姬

宁王府,宴会厅。

  这座由宁王花重金打造,专门用来邀请贵客的宴会厅,可以说完全就是一间独立的皇宫。

  四面八方都是拼花琉璃窗,配着贴近墙面的朱红灯柱,整个空间都充斥着富丽堂皇的气息。猩红的布缦围绕着整个大厅,抛光的白玉地板光可鉴人,带涡卷花叶的红柱气势宏大,上面雕刻绘制着各种飞鸟走兽。陈设布局也是美轮美奂,抬头就是四四方方的楠木穹顶,房梁垂挂着一排彩灯,四壁悬挂着价值连城的山水画。

  宁王朱宸濠,坐在首席的主位上,周围是一干心腹,但是最重要的客位是空着,似乎在等什么人。

  餐桌上尽是一些罕见的山珍海味,美酒佳酿,就连酒具都是上好的青花瓷,显然是为了招待贵客。

  为什么要招待贵客?

  因为宁王遇上了麻烦,他现在很烦躁,需要人帮他解决麻烦。

  作为大明朝南昌封王,宁王朱宸濠完全可以纸醉金迷、富富贵贵的过完一生,然而他就是不愿意安于现状。

  在继承宁康王的王爵之后,他花重金贿赂太监刘瑾及佞臣钱宁、伶人臧贤等人,恢复宁王一系已裁撤的护卫,畜养亡命。靠着手下的人马,他强夺官民田产动以万计,并劫掠商贾,窝藏盗贼,终成巨富。并且与金钱帮勾结,窝藏盗贼,密谋起兵。

  可以说,金钱帮是他重要的合作伙伴,捞钱的黑手套,重要的打手集团。

  然而金钱帮被灭了……被碧雪宫的人全灭了!

  每次想到金钱帮被灭,自己留在上官鸿那里的财宝被碧雪宫一网打尽,宁王的心就在滴血,那可是他夺取天下的财宝啊!

  有仇不报非君子,更何况他是堂堂的天朝王爵!

  但是碧雪宫的宫主,伊雪武功太高,上官鸿这等高手一个照面就被杀了,他怎么报仇?

  就靠身边几个幕僚、客卿、供奉?

  估计一起上都是全灭的结局。

  不过好在宁王还有钱,还是王爵,天下的武林高手,愿意为他卖命的很多。

  席间就汇聚不少超一流的高手,比如铁臂僧王童,莲花蛇明月心,龙吟剑上官伯,每个都是赫赫有名的英雄好汉。不过他们武功虽高,却远不如碧雪宫宫主,所以他们都不是贵宾。

  对宁王来说,唯一的那位贵宾,就是可以打败伊雪的人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眼看已经日落山西,宁王还是没有开宴的意思,铁臂僧王童率先坐不住了。

  他是个黑面虬髯,身材魁梧的胖大和尚,坐在那里跟铁塔一样;自然肚肠也大,等了这么久不能喝酒吃菜,着实火大。

  「宁王,您的贵客到底来不来?他到底是什么人,敢让我们等这么久?」铁臂僧王童忍不住嚷嚷起来。

  别的高手虽然没说话,不愿意得罪宁王,却也乐意见到一只出头鸟闹事。毕竟文无第一武无第二,只要是武林成名的高手,大多都是心高气傲的,谁也不想被人压一头。

  现在宁王宴请的贵客不但独占贵宾席,还让他们等了这么久,真是好大的谱。

  「王童兄稍安勿躁,再等片刻吧。」宁王的幕僚连忙出来圆场。

  「哼!等他来了,大和尚倒是想跟他较量较量。」抱怨归抱怨,王童也不愿拂了宁王脸面,只能坐下来继续苦等。

  谁也没料到,他们这一等,直接等到圆月挂上夜空,贵客还没来。

  这一次,连宁王也坐不住了,脸色铁青的站起身,开始准备招呼前来的武林高手。

  「此次本王属实是怠慢了各位,现在开宴,大家吃好喝好,肥环燕瘦任君采摘!」

  说着,宁王拍拍手,十几位衣衫单薄、明眸皓齿的美貌婢女,从屏风后面鱼贯而出,娇笑着迎向武林高手们。

  美人在怀,珍馐在手,高手们顿时没了怨气,人人高呼宁王仁义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天空飘起了花瓣,一片片洁白的百合花叶,犹如雨点般落下,随着花瓣的出现,客厅内顿时飘起了异香,那种空谷幽兰的香气,一瞬间令众人陶醉其中,几乎忘了自己身在何处。

  就在这是,几十个身穿黑色皮衣、背负弯刀、头戴苍白面具的怪人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客厅当中。

  「什么鬼东西?」

  「你们是谁?」

  「刺客?」

  面对幽灵般闪现的身影,武林高手们瞬间从席位上站起身,如临大敌的望着这些怪人。

  「诸位稍安勿躁,这是贵客到了。」

  看到这一幕,宁王却是不惊反喜,满面春风的说道:「诸位有所不知啊,这些人是波斯长生军,又名不死军,乃是波斯拜火教总坛豢养的死士。」「波斯?拜火教?」

  莲花蛇明月心摇摇头,抱拳笑道:「宁王说笑了,波斯早已亡国多日,国教也变成天方教,哪里还有什么拜火教?」

  莲花蛇明月心,擅长纯阳童子功,内功已臻炉火纯青之境,一双肉掌可以开碑裂石,在江湖中又以博闻广记成名。

  「波斯虽亡,但圣火不熄!」

  就在这时,一个身披黑袍的老者从天而降,无声无息的落在宁王身旁,躬身施礼:

  「参见宁王。」

  「好好好,原来是光明使,不知圣女何在?」宁王迟疑着问道。

  「宁王请坐。」黑袍老者微微一笑。

  就在这时,不死军同时趴在地上,叠成了一个金字塔形。

  几乎同一时间,一个犹如紫百合般飘逸轻灵的身影,仿佛幻影一般,落在『金字塔』顶。

  「宁王,你找我?」

 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,用一种有些生涩的中原官话问道。

  武林高手们循声望去,发现那是是一个佩戴紫色面纱、身材婀娜高挑,全身覆盖在华丽薄纱下的美艳女子——金发碧眼、高鼻深目、肤白如雪,和中原女子大相径庭,一眼便能分辨出她的波斯血统。

  身上的服饰,也是带有浓烈波斯风格的薄纱长裙。

  精美的红宝石头饰悬挂在额前,半透明的姿紫色面纱,将她的脸蛋衬托得格外神秘,增添几分朦胧的诱惑。

  她眼眸犀利,一双嘴唇红艳妖娆,嘴角噙着妩媚的微笑,那双眸子好像蓝宝石一般深沉而美丽;淡金色的发丝柔顺地垂过脖颈,瀑布般的洒在背后,两束长束长辫微微蜷曲着悬挂在臂弯前。

  连衣纱裙包裹着婀娜的身体,露出雪白脖颈和精美锁骨;丰满的胸脯与深紫色的裙裾之间,腰身束得极细,令流畅修长的腿部线条强制性的凸显出来。那双纤长却有力的双腿蹬着白色的鹿皮长靴,鞋帮极高、一直箍到膝盖,勒出了欣长匀称的小腿。

  更令人惊叹的是,她那对雪白高耸的乳球沉甸甸压在胸前,挤出深邃的沟壑;臀部又圆又大,丰腴的曲线比任何中原女子都要饱满,又挺又翘。这样丰乳肥臀的完美体形居然有一米九,两条长腿更是惊心动魄,可以说是魔鬼身材也不为过。

  「恭迎圣女。」黑袍老者恭恭敬敬的说道。

  「哈哈哈,波斯圣女果然不同凡响,请入席!」看到如此美人,宁王哪里还有怨言,立刻邀请对方入席。

  「……」

  圣女也不道谢,翩然踏下人梯,风姿卓绝的走到宁王面前,便径直坐了下去。

  她从每个人身边经过,所有人都闻见了凛冽的寒香,那种香味让宁王想到了梅花,混入飘雪遗世独立的梅花。

  「这女的也太好看吧了吧?」

  铁臂僧痴痴的看着她,只觉得背影曼妙,秀发飘拂,后颈肤若白玉。

  和他一样的高手们不在少数,只有龙吟剑上官伯尚能自持。

  「敢问圣女芳名?」宁王连忙给她斟酒。

  「黛绮丝。」她微笑着回答。

  「黛绮丝,好名字,人如其名啊!」宁王笑容满面的夸道。

  「你们中原的男人,都是这么直接的吗?」黛绮丝的声音很好听,银铃般的妩媚多情,说出来的语句却是字字含针:「觉得人家好看,就是直勾勾的盯着人家,不怕我剜了他们的眼睛?」

  「圣女姑娘说笑了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姑娘容貌倾国倾城,大家自然都想一睹芳容啊。」宁王笑呵呵的打着圆场。

  「是啊,我的那批奴隶当中,就你们中原的贱骨头最多。」黛绮丝眼波流转的扫过客厅,似乎完全不打算给宁王面子,旁若无人的说道:「所以呢,我对中原奴隶都是特殊对待的,必须阉割才行。」「呵呵。」

  宁王的笑容微微僵硬,立刻岔开话题:「听说圣女姑娘武功绝顶,一身不死神功已臻化境,不止今日是否有幸一睹风采?」「好啊。」

  黛绮丝捧起酒杯一饮而尽,素手轻抚之间,瓷杯化为一道白光飞旋而去,从宁王面前拐过弯,然后直接砸在了盯着她流口水的铁臂僧脑门上。

  砰——!

  酒杯砸在王童的额头,发出的声音却像是狙击枪爆头,这位名震江湖的好手应声倒地,一瞬间就没了声息。

  「黛绮丝小姐,你这是!?」宁王表情一变,面色顿时沉了下来。

  众多高手也被这一击惊醒,看着倒地气绝的铁臂僧,纷纷露出了愠怒的表情。

  「中原人那么多,死一个算什么。」黛绮丝不以为意的说道。

  「他怎么说也是我的贵客,你怎么能说杀就杀?」宁王勃然大怒。

  「啰嗦。」

  黛绮丝蓦地站起身,素手翻转之间,猩红的指甲轻戳桌面;整个圆桌便四散崩裂,美酒佳酿、奇珍异馐纷纷摔向地面,砸的一塌糊涂。

  「黛绮丝姑娘!」明月心怒不可遏,猛地运气震碎座椅,直接站起斥责道:

  「人家既没有出言亵渎,也没有上前非礼,只是看看,罪不至死吧?」「你就是那个……刚刚说圣教已亡的人吧?」

  黛绮丝扭头望向他,嫣然一笑,随即屈指一弹,一股气劲凌空袭出:「你更该死!」

  砰——!

  明月心没想到她说翻脸就翻脸,根本来不及反应,裆下直接被气劲炸的稀烂。

  可怜他一身功夫全在手上,更没想到她会陡然发难,杀起人来眼睛眨都不眨,顿时佝偻着身体倒地不起,眼看是不活了。

  「大胆妖女!」

  见她嚣张跋扈成这样,武林高手们纷纷坐不住了,立刻围了过来。

  「呵呵,一起上么?」

  黛绮丝眯起眼眸,掩口长笑,身形旋转之间,素手随即向外一撑,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浪骤然扩散。

  轰隆隆——!

  在这股气浪的轰击之下,整个宴会厅好像坠入了深海漩涡,高手们直接被卷向天空,然后在罡气的撕扯下四分五裂。

  血雨哗啦啦的从天而降。

  「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!」

  黛绮丝却是仰起娇靥,沐浴着血雨纵声长笑,笑声混入劲风,让人听不清大厅内轰隆隆的声响是风声,雨声,还是圣女的笑声。

  「妖女!妖女!」

  宁王被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,连忙挣扎想要逃离这里,却被黛绮丝隔空一掌拍翻在地。

  「哎呦!来人!护驾护驾!」宁王倒在地上放声嘶吼,却不见有人救援。

  「喊吧喊吧,喊破喉咙也没用,整个大厅都被我的内力封住,没有人会来的。」黛绮丝俏脸沾血,含笑走向宁王,目中带着慑人的寒意,仿佛能将空气中的水分冻成冰粒;那双纤长却有力的双腿蹬着白色的高帮皮靴,踩出极具韵律的节奏,飘逸紫色的裙衫随之微微摇曳。

  「你你你,你想干什么?」

  宁王惊恐的望着她,两股打颤,想要逃走,却发现自己已经腿软的站不起身。

  「你不是要我对付碧雪宫么?我答应你。」

  黛绮丝走到宁王面前,像是小鹿一样抬起笔直修长的左腿,然后足尖踏上宁王的头,强迫他跪在自己面前:

  「事成之后,我要二十万两银子,同意么?」

  「……」

  宁王被她羞辱的满面通红,一双手握紧成拳,咬牙说道:

  「我给!」

  「听话就好。」

  黛绮丝高傲抬起头,精美尖巧的下巴微微扬起,修长的美腿施加力道,纤足用力碾压着宁王的头:「你们中原男人就是这么下贱……知道么?我之前说的那些中原奴隶,都是我亲手阉掉的,但是他们却对我感恩戴德。所以我最清楚你们这些人的本质,只有对你们狠,你们才不敢耍花样。」「我给……我给你……银子都给你。」

  宁王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岁,表情木然的呢喃着。

  心里却在暗暗发誓,一定要弄死这个波斯贱婢,为此不惜一切代价!

  ……

  碧雪宫,议事厅。

  此刻雍容华贵的大厅里空无一人,所有侍女连带护卫都已经被提前支开。

  而在宫主宝座前的红毯上,一个女人披散着头发,赤裸着白生生的肉体,像匹大白马一样趴在宝座前。一个矮小丑陋的男人从后面抱着她浑圆结实的大白屁股,正在用力猛干。随着身体的摇晃,一张美艳的面孔在发丝间时隐时现。

  伊雪玉颊潮红,眼神一片迷离,红唇张开,「啊啊呀呀」的叫个不停。在她胸前,两只硕大浑圆的雪白乳球像吊钟一样来回摇晃,奶水一股股喷射而出,全部落在两只提前准备好的木桶里。

  柱子『啊』的一声把精液射进伊雪的子宫里,直把她小腹射的鼓起来,才舒服的拔出了黑肉棒,然后顺着阶梯坐到了伊雪的宝座上。

  伊雪连忙转过身,四肢着地的爬上阶梯,叼住柱子甩在胯下的大屌,然后舔食龟头上的液体吮吸着尿道里的精液残留。

  「喂,母狗……都快半年了,你找到新母狗没有啊?」柱子百无聊赖的问道。

  「汪汪!主人放心,很快就来了。」伊雪一边卖力的吮吸,一边回答:「小白依旧给主人物色到了最佳人选,她很快就会被小白抓住。」「哦?她是谁?」柱子顿时兴奋的起来。

  「波斯拜火教圣女,黛绮丝。」

  伊雪吐出他的大黑屌,将美丽的俏脸贴在肉棒上,素手捧着阴茎轻轻摩擦玉颊,柔声说道:「在我为主人挑选的名单中,只有她最符合主人的要求。」「波斯是哪儿?在大明朝的哪个州府啊?」柱子茫然的问道。

  「波斯不在大明,在大明以西的异域。」

  伊雪屈膝翘臀、像只牝犬跪在柱子的胯下,俊美的脖颈轻轻摇晃,用脸感受着粗壮阴茎的温度,美目朦胧的说道:「那里胡姬高鼻美目,身材高挑丰满,最适合做主人的母狗呢。」

  「我不管,不好看我就宰了你。」柱子知道她不敢骗自己,期待的说道。

  ====================

  【完】